登录站点

用户名

密码

老红军的故事

4已有 6007 次阅读  2010-07-29 17:29   标签老红军  故事 

这是一个关于一位老红军的传奇故事,虽然已经去世20年,但他的故事仍然被老百姓传颂着。长征途中,这位身高1.89米的红军战士,有项特殊使命,就是和战友一起抬军委发报用的发电机。后来,全连牺牲得只剩3人,他就一个人背着近70公斤的发电机,从过草地一直背到延安。他就是于都籍老红军谢宝金。

初夏时节,记者在离于都县15公里的岭背镇谢屋村一间旧泥瓦房里,老红军谢宝金的孙子谢华元面对爷爷的一个瓷像,给我们讲述着谢宝金的一件件往事。

第一节:这是首长的耳朵眼睛,要用命来保护它。

 

爷爷189的个头,有力气,年轻时能挑150公斤。1932年参加红军,那时他已36岁,结婚好几年了,家里还有3个儿子。参加红军后,爷爷被选到中革军委情报部技术股工作,主要任务就是和战友一起管理、使用军委发报用的发电机。那台发电机很重,近70公斤,又是手摇的,别人摇不动,只有爷爷能对付它。

    “1934
10月上旬,中革军委撤离瑞金向于都集结,准备进行战略转移。临行前,首长对我爷爷说,这些设备是中革军委的耳朵眼睛,大家要用命来保护它。 随后,爷爷跟随毛泽东、朱德、周恩来,踏上了漫漫长征路。

    “
当时,中革军委仅有1台发报机和发电机,中央派了一个128人的加强连保护这些设备。开始是8个人轮着抬它走。可长征一路打仗,连队减员越来越多,抬发电机的人也越来越少。爷爷见战友一个个倒下,眼睛都红了:就是剩下我一人,也要背着它走到底!就这样,爷爷一人背着它爬雪山、过草地,一路背着走到了延安。128人的加强连,最后只剩下我爷爷、段九长、钟起汉3个人。


   
第二节:收破铜烂铁有什么不好?

    “
在延安期间,爷爷就做了延安生活合作社主任。1949年,爷爷进北京,分配到总参工作,负责管理金库,保管各地收缴来的反动派的财物。1952年,爷爷因患肺结核病,从北京转业回到了家乡于都。因为没文化他被分到水头乡当总支部书记,组织民兵训练、培养党员。1956年,乡里成立供销合作社,爷爷被调去当了副主任兼收购员。收废品、收牛皮,收猪小肠来加工肠衣,又脏又累。牛皮收上来,还要把皮上面的肉刮干净,臭死人了,爷爷天天都从早上干到半夜。有人看不过去,说:怎么把一个老红军派去做这样的事?爷爷反问人家:做这样的事有什么不好?人家说他傻,他说:做这样的傻子有什么不好?我就愿意当一辈子这样的傻子。

    “
在别人眼里,爷爷真是傻到顶了。现在我们这里,宝金倒成了傻子的代名词。如果有人说你真是个宝金’,就是说你太傻太老实。

 

 

第三节这是公家的东西,不能动!

 

  “上世纪70年代以前,于都是个产棉区。爷爷每年手里管着收来的几万斤棉花。一次,我大伯想做床好棉被,就拿了几斤五等棉花去找他换点一等棉,被爷爷骂了出来。大伯想不通,顶了起来:在你那棉花堆里随便拿一坨出来也看不出什么啊!爷爷坚定地说:这是公家的东西,不能动。

  “1966年,爷爷肺病发作了。他的战友请他去北京治病,爷爷就把我也带去了。那年我16岁,跟他到北京见了他的好多老战友、老首长。当时住的是总参招待所,我看那里的地毯好软,一踩就有一个深深的脚印,就找招待所的刁所长,说:爷爷年纪大了,在家还睡稻草垫床,能不能给我几张带回去,让他睡舒服点?刁所长满口答应,把四大块地毯打了包给我带走。爷爷看见了,就马上把刁所长叫来,说:这是公家的东西,你凭什么拿来送人情啊?搞得刁所长脸都红了。就这样,我们爷孙俩空着手回家了,爷爷一路上还批评我,说:公物不能要。以前我在总参管着那么多金银珠宝,有好多还是用马车拉来的,要发财容易得很,但那些财物拿不得的,是公家的。

  爷爷经常到县里开会,有15公里路,他总是自己走路去。有人说,他干吗那么傻,不去坐车,按资格就算派专车接也不过分啊!你猜他说什么,他说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,还怕这30里路?!’”


 第四节:你要工作,他要工作,那谁来种田?

    “爷爷生了3个儿子,就是我爸爸和大伯、二伯。大伯是个木匠;二伯18岁就参加了红军,后来当了团长的二伯,在兴国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;我爸爸也参加过红军,后来与队伍失散就回家了。我们全家有14人吃饭,生活很困难,可爷爷从不向组织伸手要照顾,他的5个孙子谁也没能沾上他一点光,解决个工作。

    “ 1952
年爷爷转业,转业费是200担稻谷的领条,他到县里换了现金,回岭背圩上盖了两间房。到1956年乡里成立供销社,爷爷说社里房子紧张,就把那两间房子让给了供销社,供销社后来给了点钱让爷爷在乡下盖了一间房,全家人就住到乡下老家。好像是1965春节吧,家里十几口人过年都没钱买菜。那时我十几岁了,肚子饿得难受,心里憋得更是难受,我偷看了爷爷的小本本,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中央首长的通讯地址,于是我瞒着爷爷给北京一个首长的信箱寄了封信,后来就收到了300元钱。爷爷知道后,把我拎到面前,劈头盖脸一顿臭骂:几个孙子里最看重你,没想到你这么没骨气!太让我伤心,太丢我的脸了。他骂完后要我把钱退回去。我当时哭红了鼻子:爷爷,桌上餐餐只有一碗霉豆腐,没钱我们还过不过年?爷爷听了半天没吭声,眼腔也红红的,最后才说:下不为例!

    “
爷爷5个孙子中,我是1970年大招工时自己考进于都县食品公司的,我哥哥也是自己找到赣州储木场当上了工人,还有三个弟弟就一直在家种田,于是他们缠着爷爷找老战友帮帮忙:你以前的通讯员都当了军长,还有那么多战友在北京当大官,只要你开个口,给我们找个工作有什么难?可他一直不吭声,吵得他心烦了,就对孙子们发脾气:你要工作,他要工作,全国人民都要工作,那谁来种田?就这样,我那三个兄弟一直在家当农民。
 
第五节:发电机就像我的儿子一样亲啊!

    “1976年,爷爷又去北京看了次病,还是我跟去照顾。有一天,我和爷爷去了中国军事博物馆参观。在展厅里,爷爷看到了一台老发电机,当时就很激动,几步跑过去想摸一摸。工作人员跑过来拦住他,说这是珍贵文物,不能乱碰。爷爷大滴大滴的眼泪流出来,指着那发电机,说:这台发电机是我背着它从中央苏区走到延安、走完长征的,它就像我的儿子一样亲啊!说完,扑在展台上哭起来。工作人员站在旁边傻了,没想到一个老农,竟然就是背发电机的老红军,禁不住肃然起敬,急忙搬了一张凳子让他坐下。也就是那次,我知道了爷爷与那台发电机的故事。

    ……  

   
谢华元的眼泪不停地掉下来:不讲了,不讲了,爷爷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我们想找找谢宝金生前的照片,谢华元他妻子翻了老半天才从箱底找出2张,并翻出一块谢宝金的瓷像,可惜碎成了几片,我们拼起来才把它翻拍下来。

 

分享 举报